生命中的那些過往

看著歲月遠去的背影,天還是那麼藍,地還是那樣深,水還是那麼長,生命還是那樣枝繁葉茂生機盎然,總以為過去的已經過去,走遠的不會再回來。然而,我錯了,當今晚的一場冬雨叩擊窗欄,敲醒了我蟄伏的情感,生命中的那些過往,紛紛揚揚、林林總總帶著色彩輕輕地如霧如風一樣穿過我心靈的牧場。
一直以來,尤其是和文字結緣之後,我的生命歲月裏再也不關心那些家長里短的往事,只關心閱讀和自己筆底下的文字以及如何才能做到讓文字帶著生命與靈魂去飛翔。是的,在這一過程中,我確信忘記了生命中太多的過往、細節和一些看似屑碎其實它能善養我血脈膨脹而助我情感起伏的波瀾。是昨夜的那場冷雨或者突如其來的思緒將我扶起。聽聽那冷雨,硬是將生命中的那些過往如讀過的文字、書頁一般密密麻麻層層疊疊漸漸從心裏浮現出殼。
都說往事如煙,如夢似幻,雪泥鴻爪,找不著痕跡。然而只要生命願意,不管它隱遁歲月有多久、多遠,依然可以用追憶的絲線穿接起來,還原當時的那一幕。換句話說,只要生命真實地活過,經歷過,那些過往,總是可以再浮現人間。比如說民國的那些事、那些人,不是都已經來到了我們中間,而且是那麼地細緻、那麼地傳神卓悅冒牌貨,猶如生命自己親歷一般。所以,我還是那句話,生命裏只要有血脈、情感、良知以及愛,自然那些過往不會如風隨逝,飄離在時間之外。
誰說過往的不重要,如果是這樣,那麼,五千年的歷史和文明豈不是讓我們失去自豪的憑據?這一點只要去看看天一閣那裏浩如煙海的書籍就知道了。不是嗎,古人也好,今人也罷,誰能對歲月裏的過往熟視無睹無動於衷呢?或許正是因為如此,人類才有了生命追尋的意義和價值,才有了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人文情懷。我知道,過往是昨天但也可能是今天,可能是陳舊的歷史亦可能是活生生的當代史,但不管怎麼講,過往的細節與經過對生活、生命或者大到社會、國家而言尤為重要。拿個現成的例子來說吧,如果沒有了司馬遷對過往的追憶和歷史的闡釋,沒有普魯斯特追憶逝水年華細節的臨摹,沒有司馬光事無巨細對歷史挖掘和整理與完善,沒有伍爾夫、薇依、卡夫卡對過往的還原,人類的星空不會如此燦爛奪目,至少也會黯淡了許多。
正是因為明白了過往的重要性,才促使我如夢方醒,才使得我筆下生風不屑將生命傾倒,來敘述我歲月裏的那些生命過往。是的,近四十多年的歲月裏有太多的過往,單單以自己所讀過的書而言,就足以使我心潮起伏而思緒萬千了,更不要說我生命裏的種種經歷,豈能用複雜而多變來概括。記得我在不同的場合裏包括卓悅冒牌貨文字在內說過,由於當時條件、環境和出身的關係,我一出生就體弱多病,靠打針吃藥維持生活,在十八歲之前頭還不能端正,整天東倒西歪,後來拜師學武才慢慢像個正常人,再後來參加工作,又是歷經了各種磨難與坎坷,時不時調離工作崗位,我做過的工作至少有十種以上,其中包括車工、磨工、搬運工、各種小工,同時自己也做過攤位。這些歲月中的過往在當時讓我心裏總是抱怨,抱怨命運對我不公苛刻,然而,事過境遷,生命的感覺裏似乎讓我多了一份感謝,感謝曾經歲月裏那些過往,要不是那樣亂石穿空、峰巒疊嶂的話,我可能早已被俗世的生活所吞噬而灰灰湮滅。當然就不可能有時至今日燃煙煮字、如是吾聞的我了!
如今的我,不僅工作穩定,而且整天和書香伴隨,再配有專用電腦與個人獨享的工作室,這於我不誇張地說就是一種詩意地棲居。是的,有人常常會說,往事不堪回首,這是因為那些過往會讓人心痛憂傷,甚至是掩面而泣,然而,與我卻恰恰相反,我不僅常常會想起那些過往,而且會將那些過往一一剝離,攤在自己的面前來照會流失的歲月,我之所以要如此去做,不為別的,就是要不斷地給自己提個醒,過往不是過往,而是生命前進的動力,是追求更高生活品質的基礎與保障。
或許是本性和習慣的使然,亦或許是性趣天性環境的變化,讓原本生活裏的一個小丑一夜之間變成了帕斯卡爾筆下一支清脆的蘆葦,在低頭思索歲月過往的同時也思索明天的故事。我當然知道,自己的生命如西邊的晚霞,不多時就會被黑夜包圍,但好在還有一天星空和一輪明月將會冉冉升起,那到那時,我可能會選擇安靜地坐在窗欄或者歲月的邊緣,看天藍水藍,山高水長抑或坐井觀天、庭中望月也未可知。在這樣的氛圍裏,回憶過往,筆下細緻,豈不更令人釋懷而坦然!如果生命真的能活到這個卓悅冒牌貨份上,那麼無論是過往裏有多少苦澀、多少翹楚,都會被一地秋風帶走,剩下的恐怕只有一池春水和滿室春氣在心中發芽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