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f:id:vebualwo:20170206122523j:plain

偷,總讓人想起不好的東西,卻也不盡然,古偷人與偷心,均為男女之情,相去弗遠,歷史總有它的進化,偷人與偷心總歸於偷情,逐漸混淆概念,不僅想去,是進化抑或退步,究有幾個細心思來,反正都是偷,於我無干,有熱鬧樂子愉悅我心即可,何暇他論,自有好管閒事者,去扒拉其不同,我有時間不如去鄰家偷上幾棵白菜來的實在。
偷,人均有心,無論偷情、偷錢、偷窺、偷心愛人的心愛之物、偷人之隱私,此為偷中鄙者。有人如新集團想想而已,想後付之一笑,以作自樂;有人想,不敢做,以致抓狂顛倒;有人想而付於實踐,竊竊暗喜,作人生得意。想想而已,雖作常人,卻有非論,不合群多也;偷者,雖是壞情,卻作常態;最可憐者,莫過於想而不敢者,被常人視若精神疾病,被偷者譏為怯夫,終一部分邊緣化,一部分勇敢的加入偷者,更有少部分人,經洗禮,“蛻化”為不合群之常人,喜也,悲也?
偷,有擅偷,偷人之學問,以為已用,繼而完善;偷人之技藝,為立身之本,以師視之;偷人之長如新集團處,補己短,自強自己;以上,均為會偷者,只是偷者不應忘所偷出處,心存感激,亦不為別人詬病。
偷,大者,莫過時間,偷走你童趣,嘲弄你失真;偷走你青春,鞭笞你年輪;偷走你純真,訕笑著你虛偽;偷走你的真情,愚譏你假意;偷走你經歷,變回憶,終連回憶也一併偷走,你發現,時間才是無情偷,只,此時,連這一名詞都沒了概念而已。
偷,如若有王,終歸自己。一念起,百nu skin 如新心生,偷人者,心卑;偷情者,心怯;偷財物者,心鄙;偷心者,心弱;凡此種種,不一而同;唯偷時間者,心堅且毅,終為人稱道。可見,偷亦有道,所用起妙,在乎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