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去Issyk-Kül又怎會不期待/坐在Issyk-Kül旁飲Baltika會不會太寫意(踏上中亞之旅的第十二天)

f:id:vebualwo:20170306124838p:plain

// 出發去Issyk-Kül又怎會不期待(踏上中亞之旅的第十二天)
相中這個抱著小黑的小男孩跑過來跟我說:Hello!
然後跑向媽媽,再跑過來說:What’s your name?
我說:Samantha and yours?
他再次跑走,這次卻拉著媽媽過來,說歡迎。他們是這裏第一對能溝通的母子。
經過四個鐘頭的車程,我們終於到達了,路途上看到一個與一個小鎮的中間都會有墳墓,他們的墳墓並不像華人永遠墳場般,反而上麵有星星和兩個月亮。不知道有沒有關係,根據伊斯蘭教,月亮代表Allah。
這裏的居民以開旅館去賺取生活費,男的就開車做司機,女的就拿著宣傳照片向人推介住處人民幣匯率。其實在這裏,不需要一早便找定地方住,因為他們會自己走上門。我和輝輝也是後來才知道原來嘉嘉住在養馬的那一家人,因為我們打算沿著湖邊去騎馬,而我們則住在一個有很多很多小朋友和玫瑰花的地方。第一天來到,趁著輝輝睡午覺的時候,我便到處行下,驚見彩虹,是代表好運的降臨嗎。
 
// 坐在Issyk-Kül旁飲Baltika會不會太寫意(踏上中亞之旅的第十二天)
行十分鐘內便到達一條木橋,再行過一點點便是Issyk-Kül,聽說是台灣總麵積的五分之一,也是全世界第二大的高山湖。我想,如果在這遊泳的話,應該濁親都不怕鹹,張開眼睛也不怕澀。
黃昏的天空配上蔚藍的湖水,手拿著一枝自俄羅斯的Baltika,吹著風,便是我眼前看到的畫麵。我和輝輝坐在白色的鴨仔艇上,喝著,談談first impression。他像個浪子(不要讓他再次聽到,他會囂)。認識久了,便經常聽到他讚美自己女朋友,大概北海道旅遊一天十多次吧,早午晚都隻不過是三餐,笑。我很想醉,要知道在這裡喝醉是一種享受,好不好。現實是,風冰到我們走夾唔抖。。。
攝於吉爾吉斯,買的時候,一個後生仔跟黃斑病變症狀我講解下。Baltika是有分級數,0是沒有酒精的,9是最強的,他說像rocket fuel。我就輕輕地,要了一二三的3號。
原文地址:http://blog.ulifestyle.com.hk/blogger/miniversephotography/?p=2941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