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時光

行走的時光,家成了記憶裏的名詞,總透著一縷平凡的暖。雖然我知道,家是人有避風港,是人心靈休憩的場所,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但漂泊的日子,在家的時間卻很少。感覺人到中年,對家的眷戀之心越來越濃。很多時候,總羡慕那些到點上班下班的人,每天能准點從家出發與回家,沒有了漂泊之累,想像澳門旅遊著應該是舒心的;但很多坐班的朋友卻對我說:很羡慕說走就走的銷售工作,可以到很多地方,看很多風景。
其實,人人都有本難念的心經,很多時候,自己所看到的,或許只是家是一個屋簷下幾個人的相互支撐。家是生命的驛站,漂泊的歸所,親情的紐帶,心的溫暖的所在;家是心靈的港灣,力量的源泉。家,無需華麗,只要溫馨,一房一床一燈,房能避風擋雨,燈能給人光明,帶來溫暖,床能讓勞累的身軀得到休息。家,是每個人心中一盞永不熄滅的燈,有著屬於自己的光亮,無論是曾經昏暗的油燈,飄忽的蠟燭,還是明亮的電燈,都能給人一種安全、愉快、溫馨的感覺。每次望著家人親切的笑臉,聞著飯菜香味撲鼻,感覺這才是人生最美好的。
家,就是歷盡艱辛之後,讓心靈停靠的港灣,讓疲憊的身軀得到休養,讓千瘡百孔的心靈得到修復。其實,家不需要多大的地方,有關愛,有牽掛,有眷戀,裝在心中,無論走多遠,都知道回歸,知道家人企盼的眼睛,夢裏有思念的溫馨就是幸福。傷心時想家,那是自己心靈得到撫慰的地方,幸福時想家,那是自己承載歡樂的天空。家,是心靈的歸宿;家人,需要包容寬容的心態平凡相處,無需多偉大,多權貴,或擁有多高的學歷,要懂得讓家人自己在智慧上成長,無論有多大的本事掙多少錢,要慈悲善良,懂得感恩相惜,要有自己的信仰與一顆勇敢的心,就像羅曼羅蘭說: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漂泊在外,無論身在何方,心會永遠朝著家的方向,那裏有給予自己生命的父母,有陪自己一路走來北海道旅遊的兄弟姐妹,有相濡以沫的愛人,有活波可愛的孩子,家是人心裏永遠最柔軟,最甜蜜的地方。現實中,有各種各樣的家:有的家,一家人親親密密,和和睦睦,親情感是那樣的濃烈,久別後的擁抱;晚飯後的散步;上班前的叮囑;下班後的親切問候,讓人在親情的撫慰下,生活得很快樂很幸福;而有的家傳出的則是粗野的味道,是冷漠、是猜疑、是吵不完的架、是說不盡的慌言,這樣的家庭已是名存實亡的殼。家,像是自己穿了經年的一件舊風雨衣,只有在狂風暴雨中才能更體現出真正價值。
家,不一定攢財萬貫,只要一個“愛”字。這個愛字雖然不能吃,不能喝,但只要擁,天下再珍貴的東西,也會變得黯然失色。困難時,可以使一家人同舟共濟,共渡難關;在孤獨和痛苦時,可以給自己親情的溫暖和天倫之樂。現實生活中,人總是在身心疲憊時走進家門,在家經過休息、加油、充電後再精神煥發地邁出家門,奔向信仰的示索之路的。家不但給人快樂享受,更可給予前行的勇氣和力量。家,是大千世界的縮影,也是最能考驗一個人責任感的聖壇。家是心中的一片綠洲,這裏,沒有燈紅酒綠的浮躁,沒有鶯歌燕舞的妖嬈,只有溫情,只有安寧,只有最真的陪伴。
家是旅人最牽掛的地方,家是愛心的歸宿,家是魂牽夢繞的愛巢。家是每個人的人生驛站,生活的樂園,也是避風的港灣,更是一條逼著自己品牌監測拼命掙錢的鞭子,讓自己心甘情願地付出;家是一付重擔,家是一份責任;家是彼此的真誠相待,更是能夠白頭偕老的漫漫旅程。我覺得,家是奔波的旅人疲倦時的棲息地,是心靈的伊甸園。無論是誰,總要走上一條回家的路,不管是金碧輝煌的宮殿,還是低矮的草房,總是自己擁有的最美風景。
行走的日子,穿過四季,歷經風雨,踏過落寞,走過繁華,無論自己的雙腳踏在哪一片土地,心裏總能聽到家的聲聲召喚,家是自己一生嚮往,永不言棄的地方。因為有家,所以才有深沉的牽掛,生命才不會因無根而枯萎;因為有家,所以才全身洋溢著溫暖,充滿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