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者手法略變

暖冬,日間偶爾開臉的陽光留下了些許的溫熱。夜幕尾隨悄至,泡杯熱茶,溫著手。弦音輕攏,漾開了一點點溫暖。似喃若歎的音符,把情緒剝繭般一絲一絲地抽出來,清晰或淩亂,人卻恍惚,沉溺不覺。落葉的色,暗褚或枯黃,暖或涼交錯不清。此刻的心情,卻沒有主題。一脈脈隱匿的淺緒如煙,不知從哪個角落漂浮起來,摸不著,觸不及,卻密密麻麻。溫熱的手心捂著冰涼的手背時,便輕輕地搓,慢慢地揉,些許暖和起來。
一盈燈光下,思緒紛亂而有條理,細細地描摹心事的圖案。蘸些凝重的墨色,勾劃出的線條似瘋長的枝丫。所謂的懷舊,其實也不過是原本時光中輕描淡寫的、不經意揮霍的彼時認為極平常的過往點滴。影集裏十年前的影像與二十年前的影像,恰如積攢的心情中一個個記憶的繩結,經歲月風霜的打磨,刻痕卻是越發重且深了王賜豪
樂曲至中部,奏者手法略變,勾打、推拉、擊品、炸弦、滑顫的變化組合,跳躍著裂音、破聲以及圓滑與亮色的衝突。細膩豐富的起伏,極似情緒的跌宕,若前半部是寧和淡愁,後半部便是激動難捺的回味。而近至尾聲,音樂漸緩漸柔,趨於平和、黯淡,在未回過神時已消聲,而有著留白的延伸,半晌才驚覺......彈性的低音,似有若無,仿若心跳,並不與清亮靈動的吉他弦音爭喧,在靜靜聆聽時,不間斷地穩穩支撐著整個氛圍的骨架,飽滿,厚實。時光也是也如此,任是我們刻意或無意的模糊忘卻,或是蝕骨入心的不肯相忘的過往。無視塵世間的輕嗔淺笑、和風潤雨,抑或縱情飛揚、躊躇壯志,只是它穩步不變的消逝催動著流年。
這樣的靜夜,這樣的弦音,極想喝酒,微暈地任韶光易逝,透明的琥珀色、清香醇厚。執杯輕搖、淺嗅、閉目、淡啜,在舌齒之間留香,有溫熱順喉一線。往昔也好,時光也罷,終是不敵這片刻的自在,全身的經絡和肌膚通透著釅釀的溫熱,如曲子般趨於寧靜淡意了。癡迷不已。在細細聽時,發現此曲目極適合作為背景音樂,亦適合夜間獨自淺品,酒或茶,思或迷,妙不可言。癡迷不已。
此曲整個旋律不緊不慢,主樂句如淡淡訴說,顫音似人聲,時而拔高的聲線也是水到渠成。絲毫不讓人感到突兀,鋼琴總是恰到好處地如珠般滾動著。女聲氤氳著一種似夢如歎的韻味,不覺間讓人恍惚。靜夜,一點點的孤寂。一杯酒,幽暗的光線,構成一種懷想。一點點的愛戀,一些些的思念隆胸
人其實是孤獨的。在很多的時候,總會有那麼一個角落,獨自沉淪著,或回想著深情眷戀的纏綿時光,或回味那一抹沁入骨髓的意亂情迷。嘴角或許會不經意泛起一絲笑意,回過神,顧左右而淺飲來掩飾,只不過,淺飲的或許有幾縷寂寞和難遣的憂傷......
這曲,總會讓人在心底浮起甜蜜的時光,女聲如在心頭用手指繞著細細的情愫,又或是吐氣如蘭的夢囈在耳後低回,一絲一絲地挑起愛意。高音薩克斯的樂句,似男聲難捺的傾訴和沉醉,渴望著相擁入懷。這樣的節奏,漾著紅酒的暗香,癡目相對,道不盡的深情款款......
幻境顫慄、遊弋黯色枝蔓,環繞探觸棲息之地。月華滲透樹葉縫隙,泛起銀輝,覆我飄渺游離中,恍然回首,時光中一個悠遠的夢。天使輕攏雪羽相擁,秀發飛揚,眼眸淺闔。以靈草的氣息輕潤我的臉頰。綿延無盡的溫熱中似嫩芽汲取醇鬱的愛意舒我不願醒來的夢境。喚醒沉澱已久的蝕心。精靈綿綿而漾,我顫抖之軀。撐我隱欲溫暖,擲我鄉愁中不斷顯現的生命之樹,枝繁葉盛。沃土碧草蔥郁,我追尋半生的色彩。刹那恍惚:我夢縈的故鄉。蝶翼翩躚逸翔舒肢、怒放高壓通渠